<delect id="tvtnx"></delect>
      <mark id="tvtnx"><address id="tvtnx"><cite id="tvtnx"></cite></address></mark>

        <rp id="tvtnx"><progress id="tvtnx"></progress></rp>

      <delect id="tvtnx"></delect>

      <mark id="tvtnx"></mark>
      <sub id="tvtnx"></sub>

          <delect id="tvtnx"><thead id="tvtnx"><rp id="tvtnx"></rp></thead></delect>

            <var id="tvtnx"><meter id="tvtnx"><dl id="tvtnx"></dl></meter></var>

              得得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              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              《嬌妻嫁到:蘇先生請深愛》全文免費閱讀 第六章 那**不會輕易罷休

              2020-05-01 13:49:10   編輯:紅人館
              • 嬌妻嫁到:蘇先生請深愛 嬌妻嫁到:蘇先生請深愛

                主角叫蘇偃時然的小說叫《嬌妻嫁到:蘇先生請深愛》,它的作者是糖炒萌栗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虐戀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結婚三年,終于盼了個孩子。她滿懷欣喜的回家,得到的卻是丈夫的冷眼相待。她獨守空房,看著滿世界新聞播報著自己丈夫與歌星的紅塵艷事。她挺著大肚子去理論,卻淪為所有人的笑柄。心灰意冷之下,她遞出了離婚協議,...

                糖炒萌栗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言情
                立即閱讀

              《嬌妻嫁到:蘇先生請深愛》 小說介紹

              《嬌妻嫁到:蘇先生請深愛》是最近非常熱門的一本現代虐戀小說,小說的作者是糖炒萌栗,主角是蘇偃時然,下面一起來看下說的主要內容是:時然被松開,猛地吸了幾口氣,轉身向蘇老爺打招呼:“爸,你過來了。”蘇老爺怒不可遏,一把將時然拉過自己身邊坐下,怒目圓睜地瞪著蘇偃,“這就是你干的好事?”蘇偃理了理袖口,不再說一句話,轉身上樓。他挺拔的...

              《嬌妻嫁到:蘇先生請深愛》 第六章 那**不會輕易罷休 免費試讀

              時然被松開,猛地吸了幾口氣,轉身向蘇老爺打招呼:“爸,你過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蘇老爺怒不可遏,一把將時然拉過自己身邊坐下,怒目圓睜地瞪著蘇偃,“這就是你干的好事?”

              蘇偃理了理袖口,不再說一句話,轉身上樓。

              他挺拔的身影上籠罩著一層隱隱的寒意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給我站住!”蘇老爺氣得跺腳,指著蘇偃,字字句句地開口:“你給我馬上收拾東西,給我去蘇家賠禮道歉!蘇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你這個不孝子弄出這種丑聞,真是丟盡了臉。”

              蘇偃頓了頓腳步,繼續上樓。

              他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時然心狠手辣,壞事做盡,他找不到理由給時家道歉。

              眼看著蘇偃就要回房,蘇老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字字陰冷地警告:“蘇偃,你要是不去,我會讓那個賤女人永遠消失!”

              話音一落,蘇偃停住了腳步。

              大廳里一時間變得鴉雀無聲。

              但時然的胸口像是被狠狠刺了一刀。

              蘇偃到底有多么愛白雨啊,一提到白雨,他立馬就乖乖聽話了。

              時然扣著沙發的一角,心里苦不堪言。

              蘇老爺緩和了些許情緒,上前勸慰:“小然,是我們蘇家對不起你。以后不會再鬧出這種丑事,你回去替我像你父親問好,等我改日有空了一定登門拜訪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爸,你嚴重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時然勉強地笑了笑,按照蘇老爺的安排,和蘇偃一同回家一趟。

              她一直跟著蘇偃上了車,才發現,原來發布會當天的視頻已經在網上傳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時然也有些擔心父母看了會著急,特意在車里化了個淡妝。

              讓氣色看起來好些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車子在時家門口停下。

              蘇偃一下車就挽住了時然的胳膊。

              又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時然一抬眸就能看清蘇偃整潔的鬢角,挺直的鼻梁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離得那樣近,甚至他胸膛里隱隱的心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              從蘇家到時家,一路上,蘇偃一句話都沒有說。

              時然也一言不發,只是跟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穿過大門,走進大廳,客廳里的時夫人就迎了上來,“然兒,你可算回來了,媽想死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時然松開了蘇偃,走到了時母懷里,任由她上上下下地打量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然兒,這才多久沒見,你就瘦了一圈。”時母越看越擔憂。

              樓上聽見動靜的時父也下了樓。

              看見瘦了一圈的女兒,時父心疼不已,“然兒,你要是在蘇家受了氣,你就說出來,爸今天就去找蘇家算賬!”

              “爸,媽,你們說什么呢?”時然笑了笑,一手拉著時父,一手牽著時母,“你們別瞎擔心。我就是天冷了,胃口不是很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時父半信半疑地又打量了一番,眼睛落到了蘇偃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幾日前,發布會上的事情,時父已經了解得一清二楚。

              他擰緊了眉頭,冷冷地看著蘇偃,倒想聽聽他準備怎么解釋:“阿偃,發布會上的事情,你總得給我們時家一個說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蘇偃面色平和,上前一步,沉聲解釋:“爸,發布會當天的事情是一場誤會,給時家丟了臉,我今日是專門前來道歉的,您多擔待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的語氣里平淡得沒有一點情緒。

              低著頭的姿態,還真有幾分道歉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時然嫁給蘇偃三年,第一次見他這種模樣,心底一陣刺痛。

              也大概只有白雨有這個分量,讓蘇偃低頭。

              為了避免蘇老爺對付白雨,他竟是連道歉都可以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時然冷聲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  她想要蘇偃為難,上前就挽住了時父的胳膊,笑著緩和氣氛:“爸,發布會那天的事情都是誤會,你別為難阿偃。阿偃一直對然兒很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說完,她又走到了蘇偃的跟前,和蘇偃十指相扣。

              只是,她走得匆忙,頭皮散在一肩,脖子一側的紅痕暴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時父的眸光掃過她脖子上的印子,氣得頓時鐵青,聲音變得格外凜冽:“對你很好?我倒是要聽我這位好女婿解釋解釋,然兒脖子上的紅痕到底是怎么來的?”

              時然這才意識到紅痕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白天蘇偃扼住了她的脖子,印上去的。

              她當即用頭發遮住了,撇過頭,說道:“爸,這是我洗澡不小心燙到的,根本不管阿偃的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燙到?”時父冷笑一聲,更加怒不可遏。

              時家只有這么一個寶貝閨女,在家里生怕時然受到了委屈。

              沒想到嫁到了蘇家,開個發布會,還要受窩囊氣。

              時父早就準備去親自將時然給接回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今天好不容易回來一趟,居然還帶著傷。

              時父拳心捏緊了,冷眸朝著蘇偃穿射而去,“蘇偃,我問你話,這傷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蘇偃的唇角動了動。

              沒等他開口,時然急得額前一層冷汗,擋在了蘇偃跟前,“爸,媽,阿偃好不容易來一趟。我們還是先吃飯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話音未落,時父提高了音量,冷嗤一聲:“然兒,這里沒你說話的份!”

              從小到大,時然沒有跟時父紅過臉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瞬間,她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底氣,冷冷地看向時父,“爸,我懷孕了。為了孩子,我們能坐下吃飯嗎?”

              時母掃過時然急得發紅的眼眸,心軟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,吃飯,老爺,吃飯。”時母拉著時父到餐桌上坐下。

              時父再想說什么也都咽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既然時然鐵了心要維護著蘇偃,她們做父母的又還能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時父和時母到底妥協了。

              餐桌上,蘇偃也非常配合,親手給時然剝蝦,幫她盛飯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一直出了時家,蘇偃又率先一步幫她來開了車門。

              恍惚的一瞬間里,時然自己都感覺他們好像是一對恩愛的夫妻。

              可惜,一切都不過是在做戲。

              回家紫汀苑,蘇偃便去了書房,好像懶得多看時然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但礙于蘇老爺的強行命令,蘇偃又不得不在紫汀苑待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就好像形同陌路一般,住在一個屋子里。

              流沙別墅里,白雨卻是心急如焚。

              她數了數日子,蘇偃已經三天沒來找她了。

              打電話也關機,去公司也找不到人。

              白雨找了私人偵探才知道,蘇偃一直待在紫汀苑。

              她氣得再也無心干其他的事情,來來回回地在別墅里琢磨著。

              食不下咽,寢食難安。

              白雨的助理看了也心煩,耐著心開導:“白姐,蘇總一定是被蘇老爺逼回去的。過些日子,一定就會來找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過些日子?你知道過些日子是過多久?要是阿偃哥和那個賤女人朝夕相處有了感情,我怎么辦?那就一切都來不及了!”

              小說《嬌妻嫁到:蘇先生請深愛》 第六章 那**不會輕易罷休 試讀結束。

              最新推薦

      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        奇米第四手机在线观看|亚洲龙腾成小说人网|亚洲 另类 小说 国产精品|插插综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