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得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都市 > 花都醫道圣手
《花都醫道圣手》已完結版全文章節閱讀 蘇銘林婉蓉小說

花都醫道圣手玄武獸

主角:蘇銘林婉蓉
主角是蘇銘林婉蓉的小說叫《花都醫道圣手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玄武獸最新寫的一本都市異能類型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醫道圣手夏宇憑借出色的醫術勇闖花都,以銀針渡人,術法渡魂,成就濟世仁心。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3-27 15:00:28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第十六章威脅

林婉蓉現在更關心的是手上的疙瘩,她忙問:

“我這手可怎么辦......”

蘇銘更是得意一笑:

“放心,有我在,這都是小問題的!”

一到兩人跟前,蔣進就惡狠狠的說道:

“我告訴你們兩個,別以為在這里胡鬧,就能獲得我們的代理權。我勸你們別做夢了!”

面對蔣進,蘇銘不急不惱。慢悠悠的舉起林婉蓉的手,沖著他說道:

“你覺得,我們這是在胡鬧嘛?要不要我找幾個記者來看看?”

看著林婉蓉手背上的紅點,蔣進一時無語。蘇銘又繼續說道:

“蔣總,不請我們上去坐坐?”

蔣進雖然憤怒,但也無可奈何。只好帶著兩人,上了樓。

林婉蓉知道,上樓意味著可以參加代理會。但距離拿下代理,可還差十萬八千里。

跟著蔣進進了一個豪華的會議室。

一進門,就見一個長條的會議桌旁。坐著六七位想做代理的經銷商。而正位上,坐著一個女人。

這女人就是雅黛華夏區的老總趙子蘭。她四十多歲,短發,微胖。看著就是那種干練嚴厲的強勢職場高管。

看了趙子蘭一眼,蔣進就指著蘇銘和林婉蓉說道:

“趙總,這兩個就是那個什么寰亞公司的人。我之前也和你說過,他們就是一個連年虧損的小公司。雖然這位林總是林家的人,但林家也根本沒做過化妝品的生意,根本不符合我們代理商的標準......”

這位趙總聽著,抬頭看了蘇銘和林婉蓉一眼。她的目光很銳利,看的林婉蓉心頭一慌。

而蔣進繼續對著眾人說:

“趙總,還有各位,你們是不知道。這位林總別看年輕,手段可還不少呢。為了拿下代理權,她昨天請我吃飯,故意在我面前裝醉。想用美人計勾引我,可我根本就沒上當。她見一計不成,就叫來這個乞丐。對我又踢又打,還摁著給我灌酒。不然我昨天怎么可能去醫院......”

聽著蔣進顛倒黑白的話,氣的林婉蓉臉色煞白,她反駁道:

“蔣進,你血口噴人。是你故意灌我酒......”

蔣進也不接話,又說道:

“他們見昨天沒搞定我,今天就跑到下面鬧事。想用這種訛人的手段,來換取我們雅黛的代理權!我告訴你,林婉蓉,你打錯算盤了。別說你,就是你們林家。我們雅黛華夏也沒放在眼里!”

蔣進這話說的倒是不假。林家在江城雖然還不錯,但也只是個二流家族。

但雅黛華夏卻不一樣,上市公司,市值幾百億。各種關系背景遍布全國,絕不是一個林家可以比擬的。

面對蔣進的污蔑,林婉蓉早已經氣的不行。但蘇銘卻依舊一臉吊兒郎當的賤笑。他問蔣進:

“蔣總,那你把我們請上來干什么?就是為了聽你這通亂噴?”

蔣進剛要再說。就見趙子蘭忽然開口:

“蔣總說的關于昨天的事,我沒在場,不知道真相,我不發表意見。但你們今天在下面鬧事碰瓷,這件事總是真的吧?你們不會以為我們雅黛,就因為你擦了一下我們的手霜,手上起了幾個紅點,就接受你們的威脅,把代理權交給你們?我覺得你們要是這樣想,那就真的太天真了!”

說著,趙子蘭起身,慢慢的走到蘇銘和林婉蓉的身邊。看了兩人一眼,繼續說道:

“我們雅黛是正規上市公司!面對惡意威脅,我們向來是采取法律武器。我這么和你們講吧,從公司成立到現在。先后有七八個人曾用這種方式威脅我們。至于他們現在人呢,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們,他們全都在監獄里。最短一個,進去五年,最長一個,十七年。當然,這是我們用法律的手段。但如果有人和我們玩陰的。我們也有相應的手段。我不管是什么林家張家的,只要敢抹黑我們雅黛,我們肯定讓他們沒有立錐之地!甚至,讓他們消失......”

趙子蘭的一番話,說的林婉蓉心有余悸。

她甚至有些后悔,帶著蘇銘來雅黛。自己做不成代理不說,反倒連累了蘇銘。

19

趙子蘭雖然是個女人,但她的氣場,卻比許多男人都要強大的多。

話一說完,她便冷冷的盯著蘇銘。蘇銘卻好像根本沒把她的話當回事兒,而是笑呵呵的問她說:

“看來趙總是認定我們是來碰瓷搞事的了?”

趙子蘭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。

蘇銘又問:

“那趙總憑什么說我們是碰瓷呢?”

趙子蘭依舊是一臉嚴肅。她手一伸,助理立刻把一瓶護手霜,放在她的手上。這是一款和在展廳一模一樣的護手霜。

拿著護手霜,趙子蘭冷冷說道:

“就憑這個!你們剛剛在樓下,說用這款護手霜會出現過敏。可我每天都在用,為什么沒有這樣的反應?”

說著,趙子蘭打開護手霜,抹在自己的手背上。把手舉起,對著蘇銘:

“過敏呢?癥狀呢?還說你們不是碰瓷搞事?”

和樓下的情況不同,趙子蘭的手,沒有絲毫的異樣。

蘇銘依舊笑呵呵的說:

“那為什么樓下的會有這樣的反應?”

趙子蘭把護手霜遞給助理,不屑說道:

“很簡單,因為你們對那瓶護手霜做了手腳!”

面對言之鑿鑿的趙子蘭。蘇銘笑著搖了搖頭,慢悠悠的說道:

“我還以為雅黛的趙總,能有什么雄才大略。原來也不過是一個目光短淺,自以為是之輩。我今天還告訴你,我說這個護手霜有問題,它就是有問題!”

說著,蘇銘眼睛一立,瞪著趙子蘭,神情有些駭人。

他話一出口,會議室里的人,都臉色大變。

趙子蘭雖然不是雅黛的最大股東。但從雅黛成立那天起,她就出任總經理。帶著雅黛的員工南征北戰,把雅黛從一個小作坊,帶到今天市值數百億的大集團。

這些人都清楚,趙子蘭的脾氣很大,手腕也很強硬。還從來沒人敢和她這么說話。

蘇銘一說完,就聽蔣進沖著他罵道:

“你個臭要飯的,竟然敢這么和我們趙總說話!保安,把他趕出去,給我狠狠的教訓教訓他!”

門口保安,立刻上前。而蘇銘沒有絲毫懼色,臉上依舊是招牌一樣的笑容。

讓眾人沒想到的是,趙子蘭忽然一抬手,制止了保安。接著又對蘇銘說:

“好,我給你個機會,你倒是說說,我們的護手霜有什么問題!”

蘇銘冷冷一笑,不急不慢的說道:

“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趙總用的這瓶護手霜,應該出廠不到六個月吧!但樓下的那瓶,出廠可是六個多月了......”

蘇銘的話,讓趙子蘭冷笑一聲:

“這又怎么樣?你不會說樓下的是過期了吧?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,我們的護手霜保質期是二十四個月!”

趙子蘭冷笑,蘇銘同樣還以冷笑:

“的確沒過期。但你們這款保濕的護手霜,里面含有麥芽糖醇和矽油。麥芽糖醇一旦超過六個月以上,就會和矽油發生交替反應。這種反應,會**皮膚,產生過敏癥狀!趙總你說,這問題是不是你們雅黛的責任?”

蘇銘之所以這么自信。是因為他昨天一早,就去了雅黛的展廳。早已經把他們的草本植物類的化妝品,研究的一清二楚。

蘇銘話音一落,趙子蘭一下愣住了。她想都沒想,立刻對助理說道:

“去,把樓下六個月以上的展品,全都拿過來!”

助理急忙下去。而蘇銘則看著趙子蘭,又說道:

“外界都說趙總雖為女性,但巾幗不讓須眉。為人正直不說,能力更是超凡。所以才打下了雅黛這片江山......”

趙子蘭有些疑惑的看著蘇銘。剛剛他還質疑自己的產品,怎么忽然話鋒一轉,開始奉承自己了。

“只是趙總,我倒是覺得,你有些太過于縱容下屬了......”

說著,蘇銘轉頭看著蔣進。

趙子蘭馬上問道: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蘇銘沒回答。他從口袋里掏出一款挺老的智能機。打開手機,笑呵呵的說道:

“我這手機不太好,但錄制的音效還是不錯的。剛剛蔣總不是說我們林小姐勾引他嗎?大家不妨聽聽這個......”

說著,點開手機。就聽里面傳來蔣進的聲音。

“林小姐,我沒別的意思。我這人就是好酒,今天如果你把這三杯酒喝了。那明天你就可以去參加我們的溝通會......”

“林小姐,房間我已經開好了。走,哥哥帶你去醒醒酒......”

這都是昨天蔣進在飯桌上說的話。

其實昨天從兩人進了包房時,蘇銘就感覺不對。他買通服務員,把手機放進去了。兩人的對話,都錄的清清楚楚。

蔣進聽到這些時,早已經嚇的臉如死灰。他了解趙子蘭的性格,這種事她是絕對不會容忍的。一旦自己被開除,那上百萬的年薪可都沒了。自己還能去哪兒能找到這么好的工作。

他忙跑到趙子蘭跟前,央求著說:

“趙總,你聽我解釋,事情不是這樣的,是他故意害我......”

趙子蘭不會管蔣進的私生活。但蔣進用公司的名義,脅迫女客戶。這她是絕對不能容忍的。

就見趙子蘭冷冷說道:

“閉嘴!雅黛的臉,都被你丟盡了!自己去人事部門辦離職手續!”

蔣進還想再解釋,可剛一開口,趙子蘭就立刻打斷:

“你再敢多說一句,我讓你一無所有!”

一聽趙子蘭這么說,蔣進不敢再說了。他咬著牙根,耷拉著胳膊,失魂落魄的走到門口。

本來已經推開了門,但他忽然回頭,指著蘇銘說道:

“你,你給我等著,我絕饒不了你!”

蘇銘沖他眉毛一挑,絲毫不在乎的說道:

“姓蔣的,我昨天就告訴你了!在這個世界上,沒有任何一個男人,可以打我女人的主意!更別說你這個酒囊飯袋的廢物了!”

林婉蓉一向不喜歡蘇銘自稱是自己的男友。但不知為什么,當蘇銘說出這番話時,她的心里竟暖洋洋的,甚至還有幾分自豪!

小說《花都醫道圣手》 第十六章威脅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奇米第四手机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