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得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言情 > 醫妃是個小祖宗,得寵!
《醫妃是個小祖宗,得寵!》江若璃蕭至寒大結局免費閱讀

醫妃是個小祖宗,得寵!舉個栗子

主角:江若璃蕭至寒
《醫妃是個小祖宗,得寵!》是舉個栗子最近創作的古代言情類小說,內容新穎,文筆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醫妃是個小祖宗,得寵!》精彩章節節選:21世紀最年輕的中醫學教授,學神農嘗百草中毒身亡,意外穿越成王妃~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4-14 17:10:42
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立春,天氣泛涼。

后院的柴房里,女人蜷縮著身子。

她端起地上的飯碗,露出來的半截手臂凍得有些發紫。

飯是中午廚房里剩下的,涼的。

冷飯上飄著幾片凍得快結了冰的肉和大白菜梗子。

送飯的丫鬟紫鵑,俯視著蹲在地上的女人,眸子狠狠盯著:“江若璃,也就是王爺仁慈,還給你飯吃。要我說,這飯給你吃,實在是糟蹋了。”

江若璃眼里閃了閃,望著紫鵑,“我不配吃飯?”

“王爺現在坐著輪椅,你還有臉吃飯?我恨不得抽了你的筋,扒了你的皮。”

“你的意思,王爺坐輪椅和我有關系?”江若璃放下了碗筷,期待的看著紫鵑。

紫鵑就像是聽到了這世上最大的笑話。

她嗤笑一聲,端起飯碗砸在地上,逼近江若璃,“你這是在跟我裝糊涂?還是故意在諷刺?我告訴你,王爺總有一天會好起來的,但你,永遠都別想自由!”

飯碗碎了,瓷片和飯撒了一地。

江若璃往后,低了頭,放棄繼續問下去。

紫鵑厭惡地瞪了她一眼,摔上門就走了。

濕冷的柴房里,只剩下江若璃一個人。

她無奈地起身,打量了一番柴房,心里不是滋味。

江若璃本是蘭州最年輕的中醫學教授,前途一片光明。

為了寫報告,她學神農嘗百草。

結果為學術犧牲,被毒死了。

一覺醒來,她穿越到了這里。

一直被關了兩天兩夜,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誰。

昨夜偶爾聽見門口的丫鬟聊閑話,她才得知這里是徵瑄國二皇子蕭至寒的府邸。

原主是蕭至寒的王妃,也叫江若璃。

不過,這個王妃,被囚禁了。

身上沒有一塊是好的。

身上的新傷舊傷堆積,如果不盡快逃出去醫治,只會兇多吉少。

江若璃靠在柴堆上,一直聽著屋外的動靜,等待機會從這里逃出去。

柴房外,紫鵑坐在門前,盯著前面寒王府一排排的房子。

院子最中間的屋子是寒王蕭至寒的寢宮。

微風在屋內游蕩,酒香四溢。

管家張順打著燈籠,匆匆地趕到了屋子里,恭順地站在床榻前的隔簾外面。

“王爺。”張順將燈籠掛在一旁,喚了一聲。

簾子里只有嘩嘩的酒聲,和斷斷續續的咳嗽,沒有回答。

張順搖了搖頭,嘆了口氣,繼續開口:“王爺,宮里傳來消息。明日是皇后的壽辰,皇上特意囑托,讓您帶著王妃過去熱鬧熱鬧。”

“碰!”簾子里,酒缸猛地砸在地上,半缸子酒流出簾子外。

隨后,簾子里男人的聲音傳出來,“本王讓你遣散府上的下人,你可有照做?”

張順俯身,如實回答:“王爺,奴才們既然來了寒王府,就是這府上的一份子。明日就是皇后的壽辰,奴才已經請了廚子連夜趕做壽桃。無論皇上這次召見是所謂何事,奴才愿意和王爺共同面對。”

“如今本王一無權,二無兵,父皇突然召見只會是兇多吉少。”蕭至寒又砸碎了一個酒缸,“你們又何必留在這遭罪!”

張順聞道一股腥味,慌了神,一邊往外傳令,一邊沖進了簾子里。

蕭至寒坐在輪椅上,手被酒缸劃破了,血混著酒往外涌。

“來人,叫太醫,快叫太醫!”張順讓人撤下簾子,推著蕭至寒在簾外的桌前坐下。

盯著跟前的主子,他蒼老的眼眶里,泛著紅。

誰能看出這個蓬頭垢面的廢人,就是從前戰功赫赫的寒王殿下蕭至寒。

蕭至寒行尸走肉一般靠在輪椅上,任由太醫包扎傷口。

他猩紅的眸子掃了一眼桌前,忽的繃緊了,視線落在桌上那塊玉佩上。

“是誰把它放在這的!”蕭至寒甩開太醫,手伸向桌上的玉佩,未包扎好的傷口往外涌血。

說完,他將浸滿血的玉佩,狠狠朝著地上砸去。

“不!”張順盯著玉佩,飛快地沖上前。

年邁的身子在書桌上撞得一響,踉蹌了好幾步接住了玉佩。

“王爺,這是娘娘去世前留給您的,只希望您能警鐘長鳴,成就一番作為。老奴昨日得知,您讓人拿去焚燒了,實在不忍,就又拿了回來。”張順一邊喘氣,一邊解釋。

警鐘長鳴是蕭至寒額娘筱貴妃臨終的囑托。

額娘去世七年了,蕭至寒一直銘記在心。

可此刻這四個字在蕭至寒耳邊回蕩,他眼里的血絲通紅,“這王爺府什么時候輪到你說話了?我再說一遍,把它給我拿去焚燒!”

“王爺,這是娘娘……”

張順未說完,蕭至寒伸手拔出桌前的佩劍,劍鋒只指著張順的方向,“你是不是以為,我不敢把你怎么樣?”

“奴才不敢。但王爺就是殺了奴才,奴才也不能遵命。自從您受了傷,半年了,王爺您白天黑夜的泡在酒里。還望王爺警鐘長鳴,記得您肩負的責任,不要再消沉墮落下去了!”

屋子里的丫鬟們也跟著跪在了張順后面,磕頭,“望王爺記得您肩負的責任,振作起來。”

“夠了!”

要不是因為厚重的責任二字,蕭至寒早就找根繩吊死了。

又怎會茍延殘喘的挨過半年。

他如今是個殘廢,又怎能有一番作為,不讓九泉之下額娘失望。

他將劍丟在了地上,嘴里喃喃地念著,笑著,“本王竟是連丟掉一塊玉佩的自由都沒有了。”

諾大的屋子里,回蕩著蕭至寒的笑聲。

丫鬟奴才跪了一地,沒人敢吱聲。

這時,屋外有丫鬟敲著門,在外通報,“王爺,不好了。廚房失火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張順第一個驚住了,揉了揉太陽穴。

廚房本來半年前就該翻修。

半年前蕭至寒被毒害,成了殘廢,府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擱置了。

廚房平時做做飯還好,今日大操辦起來做壽桃,難免會出問題。

張順懊惱自己沒有早點想到。

“還站在這里干什么?推本王去看看!”蕭至寒推著輪椅,劃出了門外。

張順爬起來,一行人朝著趕向廚房。

廚房在寒王府的一角,老遠就能看見一道道火光。

趕到廚房前,蕭至寒想起不遠處的柴房,調轉了方向,“去柴房!”

柴房也燒著了。

看不清里面還有沒有人,只見一團團火擴散著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奇米第四手机在线观看